内部邮件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保险证券 >正文

乐视网称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
2018-05-16 10:02:06来源: 新京报
    5月14日下午,乐视网召开2017年业绩说明会,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乐视网董秘赵凯以及财务总监张巍出面回答了投资者提问。   多位投资者提出乐视网是否会退市、是否会失去乐融致新的控制权、贾跃亭关联债务问题何解及是否对FF中国业务知情等问题,乐视网官方给出了“现金流极度紧张”、“存在失去控股子公司股权的风险”、“要求贾跃亭对其关联债务问题负责”等一系列回复,并首次承认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此前4月份乐视网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乐视网营业收入为70.25亿元,同比降低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38.78亿元,同比减少2601.63%。   面对138亿的亏损,乐视网年报引起了多方关注。   昨日,乐视网业绩说明会开始5分钟时便有投资者提问,2017年年报巨亏138.78亿元,会计师事务所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上市公司的资格还保得住吗?如果2018年会计师事务所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乐视网未来会不会退市?   对此,乐视网董事会秘书赵凯称,公司已披露的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公司出现最近两年的审计报告对公司为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深交所可以决定对公司暂停上市。如公司拟采取的措施在2018年度审计报告未消除无法表示意见影响,则公司可能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在回答“后续资不抵债的可能性有多大”的提问时,赵凯再次称,如若上市公司2018年继续亏损,将存在归母净资产为负的可能性,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如出现经审计后公司净资产为负情况,深交所可以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   有投资者关注乐视网今年一季度业绩为何继续恶化,乐视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表示,由于公司所处行业特点,除正常运营成本支出外,公司报告期融资成本未明显下降。上述原因导致公司一季度经营性亏损约3.07亿元。   上周,针对乐视网2017年巨亏138亿元的“非标”年报,深交所曾连发33问问询乐视网,涉及是否调节利润、大额关联交易是否为冲高业绩等问题,昨日新京报记者也就此发起提问,但乐视网方面未进行回答。   5月14日午后,乐视网保持弱势震荡走势,说明会开始不久股价突然跳水,盘中一度下跌至4.03元,跌幅超7%后有所回升,截至收盘,报价4.23元,跌幅3.64%,换手率5.48%。 新京报记者 江波   看点1   乐视会不会被暂停上市?   乐视网目前并无资产重组计划,如净资产为负,将面临被暂停上市。   在当日的说明会上,乐视网方面回答了5个与“退市”相关的问题,关于乐视方面“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的回应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从目前来看,导致乐视网暂停上市存在两种可能,一是乐视网在2018年出现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二是乐视网在2018年持续亏损净资产为负。乐视网董秘赵凯表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公司出现最近两年的审计报告对公司为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深交所可以决定对公司暂停上市。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乐视网是否会暂停上市还是要尊重法规,法律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包括连续亏损三年、净资产为负或者是重大违法等,还要继续观察乐视网的动向,如果乐视网做不下去了要破产,那它当然要暂停上市或者退市。   财新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接手乐视网残局后,孙宏斌曾与监管层沟通多个解决方案,但都因各种原因难以推行,而市场期望的重组方案也并不可行。目前乐视体系内部并无合适资产可装入。5月14日,在回答“如果公司欠债问题始终解决不了,有没有可能进行新一轮的资产重组”的提问时,赵凯表示,目前上市公司并无资产重组计划。(江波)   看点2   乐视会不会资不抵债?   从一季度亏损来看,乐视业绩持续恶化可能性非常大。   昨日,乐视网是否会资不抵债也是外界关注的一大焦点。   在回答投资者“乐视网后续资不抵债的可能性有多大,今年面对巨额欠款是否要开始变卖资产”的问题时,赵凯说,截至2018年3月31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合计3.04亿元。如若上市公司2018年继续亏损,将存在归母净资产为负的可能性。   家电专家刘步尘受访时认为,目前看,乐视网业绩持续恶化的可能性非常大。乐视网本身业务持续低迷,广告收入、会员收入均大幅锐减。其控股的乐融致新电视业务板块目前仍处“半休克”状态,也很难为乐视网贡献营收和利润。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乐视今年有50多亿到期债务要偿还,对乐视网资金形成巨大考验。   当天,针对“乐视网现阶段短期借款有27.5亿之多,是否能如期偿还”的问题,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说,“经营性现金流无法覆盖短期债务,公司解决短期债务正在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者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总体上看,公司目前整体资金安排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极度紧张,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但目前尚未形成确定方案。”   刘步尘认为,从一季度亏损看,目前形势仍无好转迹象。乐视网自己也说资金极度紧张,这意味着乐视网目前没有现金流,而没有现金流意味着无法保证收入。(江波)   看点3   乐视会失去对乐融致新的控制吗?   乐视网已多次披露乐融致新可能出表的风险。   在昨日的说明会上,多位投资者对乐融致新的现状以及控股权问题提出问题。   对此,乐视网方面对乐融致新的控制权问题作出回应,称“鉴于乐融致新股权被冻结、质押的现状,如若债务到期公司无法偿还,公司存在失去对控股子公司控股权的风险,可能致使乐融致新无法计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进而导致因上市公司合并报表口径调整导致的收入和净利润规模相应调整”。   乐融致新此前增资引入腾讯、京东等投资方,赵凯14日说,公司在公告中暂确认了截至目前本次增资对方及金额。本次增资前,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的股权结构为乐视网持股40.31%,天津嘉睿持股33.50%,乐视控股持股18.38%,其他股东合计持股7.81%。本次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将被稀释,以现有协议及意向增资情况计算,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下降至33.46%。   乐融致新曾被视为乐视系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当天有投资者问及具体的乐视超级电视2018年预计销量及会员售卖情况,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称,由于公司受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的持续影响,公司声誉和信誉度仍陷于较严重的负面舆论旋涡中。其同时提到,提请投资者关注公司此前公告,多次披露了乐融致新可能出表的风险。   乐融致新曾被视为孙宏斌盘活乐视这盘棋的关键之一,他曾称,“新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后更名乐融致新),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因为不是上市公司,相对来说引入资金会灵活一些。”如今,乐视网引入多个投资方,是挽救乐视系的妙招还是卖资产的前奏,引发外界猜测。   在刘步尘看来,目前唯一有希望的就是乐融致新获得了30亿元的投资,但是乐融致新有可能脱离乐视网,即使乐融致新重获新生,乐视网也很难享受到相关红利。(江波)   看点4   乐视网大幅裁员有何影响?   人员减少大幅降低乐视网的人力成本,但业内人士认为,这也会影响乐视业务。   乐视网年报披露截至2017年底在职员工2180人,与2016年底5389人的数据相比,人员减少3209名,人员缩减幅度达59.5%。有投资者提问,上述人员变动是否为乐视网大幅裁员的结果。   对此,乐视网董秘赵凯并未直接回答,他称,2017年由于持续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对公司声誉和信用度造成较大影响。赵凯认为,公司在职员工人数发生较大变化,其中包含主动离职和公司架构变动等情况。   根据乐视网以往年报,在上市前的2009年,乐视网员工数不过209人,2010年上市后,在册员工373人,2015年底员工总数为4885人,到2016年底乐视网员工规模增长至5389人。   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布公开信,承认乐视遭遇资金链危机。信中,贾跃亭表示乐视生态组织能力相对滞后,“没有更多精力和时间去梳理组织架构和新人培养,当我们的管理能力没有跟上的时候,随之出现了‘大公司病’苗头甚至一些人浮于事及组织效能不高等问题。”去年5月,坊间就传出乐视网大幅裁员的消息,裁员涉及乐视网、乐视控股、乐视体育等多个乐视系公司。   通过裁员,乐视网的人力成本支出大幅下降。乐视网2018年一季报显示,“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一栏中,共计支出1.38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47.07%,对于该项数据的大幅下降,公司解释称:“主要系公司员工人数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人员成本减少所致。”   业内人士称,裁员带来的另一个影响是,贾跃亭力图打造的“乐视七子”生态发展遇阻,在乐视的架构调整中,包括乐视体育、乐视手机在内的业务因大幅裁员近乎停滞。2017年乐视体育先后丢掉了中超、亚足联赛事、ATP等多项重要赛事版权,2017年决赛结束之后,乐视体育再无一线赛事版权。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多位手机业内人士的话表示,乐视手机的队伍已经不在了。(王全浩)   看点5   乐视网业绩在持续恶化?   乐视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称,公司一季度继续亏损,现金流也极度紧张。   今年4月份,乐视网发布了2017年财报。根据财报显示,2017年乐视网营收为70.25亿元,同比减少了68%;利润方面,乐视网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度亏损,亏损额为138.78亿元,相比2016年的盈利5.55亿元,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减少了2601.63%。   彼时,乐视网解释称,公司的广告收入较去年同比下降87.39%、终端收入较去年同比下降75.09%,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较去年同比下降50.66%。   今年一季度,情况依然没有好转,业绩持续恶化,公司亏损约3.07亿元。刘淑青认为,由于公司所处行业特点,除正常运营成本(如CDN费用、摊提费用、人力成本等)支出外,公司报告期融资成本未明显下降。上述原因导致了公司一季度继续亏损。   刘淑青表示,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的经营困难:改善业务经营以恢复公司现金流和供销体系;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努力解决公司面临的经营困难;寻求第三方增资以解决子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但总体上看,公司目前整体资金安排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极度紧张。(王全浩)   看点6   贾跃亭造车落地后会还钱吗?   业内人士称,贾跃亭可能会通过一些安排避免股权被追责。   日前有消息称贾跃亭旗下的FF汽车已经运抵中国,有投资者提问称,这是否意味着未来贾跃亭在FF汽车上赚的钱可以还给上市公司?   对此,刘淑青表示,对此并不知情,“但公司时刻关注上市公司体系大量的关联方欠款问题”,“公司也期望贾跃亭及相关方可以尽快拿出有效的解决方案及还款时间表。”   那么,从商业和法律的角度讲,贾跃亭的造车梦落地后能否还钱?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按照债务的清偿原则,优先考虑债权,然后是股权,肯定要先还债。”但上述投资人称,贾跃亭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为了避免其股权被追责,“可能通过一些设计来显得不是他的公司”。这个时候就有必要对FF汽车的关联公司睿驰汽车进行核查。   新京报记者发现,FF的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下称:睿驰智能)刚以3.64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0亩的土地。睿驰智能成立于2018年2月,法定代表人为王志刚,该公司是香港注册公司Smart Mobility(Hong Kong)holdings Limited(下称Smart Mobility)的全资子公司。   新京报记者检索中国香港企业注册处资料显示,Smart Mobility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属于私人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是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FF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唯一披露出的董事姓名也是王志刚。这说明睿驰智能是FF在中国地区的关联公司,而贾跃亭正是FF的创始人。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指出,贾跃亭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了,FF公司、睿驰汽车公司是不是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了呢?从现在的证据来看似乎没有。睿驰汽车公司本身并没有被列入失信名单,其仍正常开展业务。(白金蕾) 责任编辑:宋旻
亚虎国际娱乐手机版_亚虎国际手机客户端_亚虎国际手机版网页版权与免责声明: 1.亚虎国际娱乐手机版_亚虎国际手机客户端_亚虎国际手机版网页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亚虎国际娱乐手机版_亚虎国际手机客户端_亚虎国际手机版网页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 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亚虎国际娱乐手机版_亚虎国际手机客户端_亚虎国际手机版网页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 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平顶 山新闻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须取得亚虎国际娱乐手机版_亚虎国际手机客户端_亚虎国际手机版网页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亚虎国际娱乐手机版_亚虎国际手机客户端_亚虎国际手机版网页”。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 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亚虎国际娱乐手机版_亚虎国际手机客户端_亚虎国际手机版网页)”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 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站内新闻网检索

数字报纸

热点视频
豫公网安备 41040202000026号